我来自2013年

今晨醒来的最后一个梦.

疑似在下山的过程中看到了两个女孩,山似乎便是家乡那座山脚有个小庙,庙边有个几乎终年泛着绿色的打水潭的小山。两个女孩沿着下山的路踱步而下。

我在她们后面喊了一声“光头”,她们都回应了,朝我这边看来,并似乎透过我望到我身后。我回头看了一眼,看了姐姐和她的好姐妹梅也从山上下来。姐姐还拿着个单反对着我这个方向拍照。或许由于梦中姐姐的脸藏在镜头后面,因此我只是感官上认为她是我姐姐,但并没有”眼见”到她的摸样. 光头是我们小时候的绰号,我和娟。娟是梅的妹妹,她们姐妹都很瘦弱。我一度认为梅很漂亮,至少比娟漂亮.不过在其他人看来她的嘴长的有些老奶奶气质,说话软绵绵的嘴角一动一动。由于我姐与梅的关系很好,我便也顺理成章经常一起去她们家玩,因此我们关系都还不错。不过由于是年幼的时候,所以我和她们也始终没有结成好朋友的关系,梅和娟都是比我大,而我只是做为我姐的小跟班和她们玩在一起.

在娟身边的另个女孩子,我似乎不太记得名字了。也是我们村中或许还是与我们寿家搭点儿边关系的女孩。他们一家住在村尾寿家的一个宅院里。宅院有些老旧了,横梁却还很坚挺,只是不满尘埃。院里几乎住的都是寿氏子孙,村里最年长的几位寿氏大佬都住在那里。不过我爷爷似乎在成家之后便从他兄弟几个一起成长的屋檐下搬出了,理由是,受不了他们折腾。爷爷比较简单,搬出大宅子可以少些大家庭同个屋檐下的口角纷争。虽然搬出后新建的屋子离老宅踱步也就几分钟距离。但在这样的小山村,这几分钟的距离已经足以让他避开很多家庭战争. 爷爷的大哥,我的大爷爷,似乎也是在挺久之后再村子上头建了栋房子,把一大家子都几乎搬到了村上头。只不过似乎心从未离开过这个宅院,还时不时就经常去宅院,似乎还保留着些许的房间。而一直未曾离开宅院的便是三爷和四爷爷和五爷。四爷终身委屈,长的非常矮小,但是人非常的小巧玲珑,尤其聪明,说话就像开了机关枪一样。三爷在当时是个文化人,在他们兄弟几个之间也非常的受尊敬,也村里年轻辈人里面也比较有威严。听说他曾经当过校长,所以他身上似乎确实有些严厉的因素,看到他的笑容比较不容易. 对五爷的印象便非常的模糊而几乎没有,只是对他们家其他人的一些印象.

而这个大宅院还住着一户周姓人家.(这个具体典故如果有兴趣,估计我可以向我父辈考证一下)。而娟身边的小女孩就是周姓人家的小女儿. 长的也是非常小巧而精致,活泼而聪明. 不过她似乎并不太与我姐姐芳,梅与娟玩在一块. 总之在梦里,她们似乎玩在了一起,而且一并回头了.

然而我冲到山脚的时候却并没有与她们言语,我看到了我大舅的三个孩子在山脚的小路上在嬉闹。表妹慧与燕,还有表弟超。我蹦跶着问表弟现在是什么时候“现在是2零零几年啊?”,表弟一辆欢快却迷糊的申请告诉我“现在是1995年!”。“1995年!!1995年!我告诉你们,我来自2010年,哦,不,2013年!,我来自2013年,来自未来哦!你们要记住哦!”

这就像是时光之旅一样,我回到了过去,回到了1995年,在家乡的羊肠小道上告诉我的表弟表妹,我来自未来。而此时,在身后的姐姐似乎俺下了快门,拍下了这个瞬间. 而我也在那个时候从梦中醒来,醒来在2013年的夏天的中午.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