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日子 10.4回乡

终于回到家乡了

一路的秋风冷雨让我倍感凉意。短袖的粗心在车窗泄进的近乎与寒冷的空气下终于酿成我不住的颤抖。窗外的风景似乎熟悉而又陌生,有些萧条,在这蒙蒙细雨下一切更显得有些迷离。不知何时起我似乎每次回家看到的都是那么让人心底生出丝丝凉意的天气了。看到空朦的田地间那些静静堆放着的稻剁,才猛然发觉已经过了秋收的时节了。一切都不在熟悉了,我连时令都快忘记了,每个时节该干什么了哪个时节有什么事情,原先熟悉的都在模糊中渐渐远离。记得小时侯尤其记得在什么时候山上会有什么山花开始烂漫了,什么时候山上的野果已经在等待着我门的光临了,而如今多这一切都变的生疏了,我早已记不得曾经那么熟悉的儿童情趣了。一路车随山路转,人依景致变,不变的是那份回到久别故土的激动。在小舅的摩托车后,细雨和凉风打在脸颊,对着一路的熟悉开始回忆,思绪学会漫开。或许被这乡间的寂静征服了,亦或太感怀与此间的凉意,我没有想起那么多纷成往事,总觉得天阴沉着,一副不开心的模样。乡村原本就显得寂静,在这秋风秋雨的涤荡下更显得了无生气。突然瞟到那个我几乎没有记忆的舅舅的坟墓,已经杂草丛生了,竟也看不出墓碑墓台了,整个淹没在长势凶猛的杂草堆中,临旁的坟墓也无一例外的消失在路人的眼线外,以前每次经过这里,都忍不住看它一眼,然而又是及其害怕看到的,每每一个人时迅速的一瞟眼便慌乱的跑开了,我总怕路过那里。也曾有几次在清明时节过去扫墓,那还是我小时侯,在我还没有去富阳之前,之后我已经很少去扫墓了,已经记不得上次是什么时候了。

回到家,照例先到奶奶外婆处报到,幸亏今天二老都在,我有耐心的听他们在我耳边念叨那些我已经不知听了多少遍的话语了,然而每次她们似乎都是第一次说的一样,我总感觉对她们有所愧疚,每年也就看望他们一两次而已,听到他们说每天都念叨着我时,我真的无颜以对,我明白她们都那么大岁数了,也不知还能等多久,是否能等到我来孝敬她们的那一天,所幸她们现在都看去很健烁,那便是我最大的安慰,我依然有机会来报答她们对我的关怀。

下午两点二十我便出来到窈口了,见到了建华,沈斌,潘洁和表弟,有去了俞老师处看望,照例是聊些学校的琐事,讲讲生活中的事情。时间真的太紧了,中午12点到的,傍晚四点半却又要回诸几,什么事情都显得有些匆匆忙忙。

回来的路上,才发现自己今天回家,可是自己的家门都未曾踏进,在我脑中先前竟也没有丝毫要去家里串门一下的打算,我只能暗自嘲笑一番,回家不进家门的大概也不多了吧。一路前行,忽然发觉沿途路边先前的那个湖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堆堆的沙丘在附近堆的老高,还有陆续的拖拉机在挺在边上,一丝伤感滑上心头,依稀记得小学时每次放学物我们这群小孩都会几不可耐的跳进湖中,直到泡的嘴唇发紫了,在恋恋不舍的上岸,而如今这是再也不可能的了,更不用说水里的鱼了,以前偶有情趣,也约几个小兄弟前来钓鱼,现在???。。。。。。哎一切都面目全非了,横在残留湖水上的尽是青苔,发蓝发绿的让人触目惊心。稍微能让我心里好受点的是这里还并不是我家,是在隔壁的那个村,我很庆幸那个窝在山沟里的小村庄,到现在为止还是没有受到巨大的伤害,除了有楼起楼落的变迁,人去人留的转化,春去秋来它依然在外观上还是那个它,没有大的变化,十几年来一直如此,我想或许它一直就是如此,从第一拨农民开始在此居住。而终有一天它还是不得不改变的,只是进程速度问题。

回乡一行,唏嘘过于感慨,我忽然觉得自己选择了一个错误的时间回去,我应该选择在她最美丽的那一刻回去看望她。。。。。。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