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一直下

早上起来,推开房门一看,又是漫天的飞雪。OMG,这雪要到啥时候才能停呢?看到老姐发短信提醒我准备红包,给她压压岁,明天就要回家来了。忍不住拨了下冷水,能不能回家还是个问题呢?要是晚上还下,明天估计回家的车都不会通的,这里的山路可是我看到过的最难开的路了,偶的一大愿望就是到时开车在这山路上溜达溜达,感觉肯定都爽,特有挑战,两边风景又好。

话说昨天还和表弟出去拍雪景,拍了许多地方,那山,那水,那人,都是熟悉又陌生。村口那个“欢迎您来麦畈村”的村墙,感觉有点味道。

还有那个记忆着儿时痛苦经历的山头,那时七八岁的自己特喜欢背着大大的砍柴刀上山和比自己大的男孩去砍柴,谬想到有次被仍下的柴刀看到了小脑袋,整个脑袋都是血了,所幸福大命大,今天还可以看着它想起当初最后一次砍柴的情形,之后就再也没有砍过柴了,对柴刀也了无兴趣了。

看到了那个十几年前的小学旧址了,不过现在俨然是三四层高的居民房了,当初一层的小平房早已没有踪影了,不过还是能够清楚的记得当初一个小房间,一年级,二年级,三年级一起上课,一年级大概11个吧,二年级4个学生,三年纪七八个学生,而所有课程只有一个老师的情形,那时的快乐简简单单。

还去很小时候住过的老房子了,现在一个房子有由奶奶住着,一个房子由外婆住着,很庆幸竟然看到了小时候的小板凳了,哈突然想起小时候就坐在小板凳上,趴在高脚蹬上做作业,不过这件阴暗的老房子估计15年前就已经不住了,竟然还有以前的凳子还真是奇怪,感觉里面的一切几乎都没怎么变化。

不过这种木质结构的围廊型老屋结构貌似现在已经只有俺们家那块还四周都保留完整,到其他几处看看几乎都已经破败了,不过估计这里也保留不了多久了…..

下午兴致很足,和表弟两人准备好行装,穿好高雨靴,到外面去观赏雪景,道路上人迹罕见,就俺们两个傻瓜在大雪中漫步,不时的停下来拍拍雪景。回来时兴致未减,又去爬山了,满山的白雪,踏着厚厚的积雪,雪层清脆的声音真的好动听,有那么一刹那,感觉就站在那里,看着白茫茫的天空,远处高山的积雪,溪边清凉的流水,安静的只有听到从树枝上掉下的雪的声音,或许这也是一种享受,不受任何干扰的安静。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