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闹失眠

这两天闹失眠,不知为何,12点过后依然过度清醒,毫无困意

每每在被窝里辗转反侧却依然无法安然入睡,有点沮丧

各种知名不知名的思绪无孔不入的钻入脑海

感觉似乎千头万绪都在脑里翻腾,搅的片刻不能安宁

对此无能为力,从来没担心过也没应付过失眠这个问题

昨晚实在忍无可忍,终于还是在半夜里起床,开了床头灯

拿了那本即将看完的薄薄的小说《一次旅行遇见整个世界》

终于在四点多的时候看完了书,头沉沉的靠在了枕边困倦的睡去

 

昨天又和越柬行的朋友们聚会了,华山路的LP Cafe,第二次去

一天没吃饭,带了一大包的旺旺大礼包,有各种各膨化食品

一路快步的终于到了LP Cafe,发现他们都还没来,有点小失望

其实很想他们有人先到,发现临街落地窗边的座位已经有人

选了中间的四人座坐定,信手看着手边的咖啡课程介绍

不时的看看手表,看看窗外走过的行人,对聚会守时比较小在意

Daisy来了,她左顾右盼的貌似没有看到眼前的我,和她打了个招呼

她把那头茂密的头发剪短了,显得比旅行时更精神与干练

偶后鸟人也出现了,还是属于鸟人的一贯的表情与着装,精神

似乎风尘仆仆的又是刚从杭州回来吧,每个礼拜去“半瓶子”的人

发短信给羽:迟到无罪,请客即可!

这个已经百毒不侵的女人神奇的在六点整的时候拉开了暮色中的门

鸟人很双鱼,这几天把他理光相机里的精选照片冲洗了出来,

分给大家,还去无印良品买了大相框给我和羽

安红在我们几乎以为她不会出现的时候姗姗而来

发现自己真的很喜欢他们,可以还是和旅行中一样

肆无忌惮的开着玩笑,谈论着关于着各种的各种

她们催促我赶紧用流水账把旅行攻略写下来

Daisy还说我的是裹脚布旅行记,看到我在柬埔寨

穿着凉鞋的脚漆黑的犹如非洲难民般不忍相看

不过我说会写,从很远很远 很早很早的时候开始

估计还没写完前言他们已经没有耐心再看废话连篇了

羽羽之前说我的日志毫无逻辑,整篇废话

Daisy说我的日志:我做了一个梦,再看下一段,我又做了一个梦……

或许空的时候该尽快写下来吧,或许有些开始慢慢遗忘了

安红说起某晚入住的宾馆,尽然有些感觉毫无印象,有点难过

只是最近状态似乎不是很好,或许调节调节好的时候就可以码字了

或许可以写点基于生活而高于生活的加工成分在里面,以增加阅读愉悦感

 

摘录一段帕斯卡尔的《思想录》

让我们来观察自己的思想。

我们会发现自己不是一心回顾过去,就是在一心展望未来。

我们几乎从来不想现在,即使想到,也是在看有没有为将来的计划做好打算。

现在稍纵即逝。过于和现在是通途,未来则是终点。

因此,我们从来没有真正在生活,而是一直希冀着生活。

正因为我们总在计划则样才能得到快乐,我们必然永远得不到快乐。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