裹脚布旅行记之越南-河内(一)

大巴越往南开,路两边的景物越发散发出东南亚的味道,不时的有看到些椰子树或者其他的热带植物。不过周围比较空旷,往往开了好一会儿,才偶尔看到路边或者不远处散落着稀稀落落的几件小房子,如果不仔细查观察,很难感觉已经到了越南境内,很多时候我都恍惚的感觉似乎与富阳去我老家的一些山路有些许的相同,两边都是偶尔看见的农田,间或的路过山脚或者沿着山路行驶。

只不过慢慢的,发现路两边随处涂写,抑或偶尔的建筑物边上的木牌上,开始出现一些你完全不认识的文字。那些千缠百绕的写法我总喜欢称为蚯蚓文字。路边的建筑也很有当地的特点,基本上房子的结构很单一,都是很狭长型的,也就是从正面看,你只能看到一个正门进去的客厅的房间宽度,或许后面可以纵深的盖一间抑或可以加盖为两层高度,但基本上看不到左右还有另一间拼出来的,一路我都没想通这样扁长抑或狭长房型结构的由来。更引人注意的一点是,在房屋的用色上都非常的大胆与绚丽,尤其喜好用淡绿色与寺庙的黄色,一路上所见基本是以黄绿色调为主,而且喜欢将整个房屋外表涂满单一颜色。雨羽说或许是因为宗教习惯的原因,他们喜欢用类似于寺庙的黄色。

大巴在沿途某个不知名的小饭店停歇了会,让我们有幸光顾了饭店后面简易卫生间后便继续南下。每次感觉有点喧闹时我都疑似到了河内,越来越明显的喧闹与噪杂的环境不断的提醒离城区越来越近了。

“哇,怎么那么多摩托车啊!“当你第一次看到满大街的摩托车的时候真的很难控制住惊叹,而那种双目所及都是不同种类摩托车的时候,你很难用”多“这样单一维度的词来表达此时的感受!

”没听过越南是 摩托车上的国家的么?“雨羽很淡定的说道,很好的控制了激动的情绪,只是几乎本能似的拿起了手里的相机,对着过往的摩托车阵随机的抓拍着。

”男男女女都骑啊,那得多少摩托车啊!”我的脑袋情不自禁的开始盘算起来。

“搞不好应该绝大多数都是Made In China吧!”

满大街的摩托车,夹杂着混在其中的汽车和自行车,不消停的喇叭声,十字路口基本难得一见的红绿灯更助长了噪杂不堪的混乱交通,这或许是我对越南交通以及这个国家的第一也是最深的印象了吧。

过街穿巷的经过了几个路口,大巴终于拐进了一处幽静的地方,停在了靠近一个小草坪处。一下大巴,还没有来得及观望,便被手里拿着牌子或者旅馆介绍的当地人不停的搭讪。大巴工作人员示意我们可以走过一个街口打车去旅馆。

好不容易走到了一条相对宽阔,看上去最像主干道的路边,对着过往的出租车不停的招手,也不管人家里面是否坐着人。一会便有量小出租车停在了跟前,不过出租车的空间实在太小了,实在很难塞下四个大活人的同时塞下四个将近60升的背包。司机只能帮我们拦了一辆更大的出租车,一辆看上去更新更正规的出租车,司机是个穿着统一工作服的中年男子,皮肤是越南黑,面相看去有点凶恶不够善良。

对我们将要去的地旅馆地址在地图上比划来比划去,他总是表现的不知道在哪的样子。一路行车,他一言不发,对我们偶尔的询问也冷冷的用他含糊的英文回答“快到了”便了事。沿途我们路过的风景也不错,古城墙沿路的树影婆娑,还剑湖边的垂柳青青,出租车左拐右串后带我们驶进了一条越来越窄的道路,两边都是一些小商品店铺,路上满是污水,行人与车拥挤在一起,艰难行驶。

“这地方好偏啊,怎么那么破啊!”安红终于忍不住发话了,感觉有点不安。

“应该快到了吧!LP上推荐的呢,应该不会很烂的!“ 雨羽之前在网上预定好了宾馆,她对宾馆的地址比我们谁都清楚吧。

”应该是老城区的缘故吧,所以有点破,不过这样更有生活气息呢“ 出租车内开始慢慢凝聚不安的气氛,我便如此安慰道。

” 我们四个人在呢,也不用怕他把我们卖了喽!让他开好了!”Daisy做为处女座这么追求完美和整洁的人来说,面对此情此景还能如此控制,实属难得。

车子终于在一处无比喧嚣的十字路口停下了,司机出去询问旅馆去路。才发现我们竟然置身于一个鱼龙混杂拥挤的菜市场中心,耳边响起都是咿咿呀呀的越南语,围着出租车来往的都是那些陌生却有点相似的面孔,偶尔路过一两个欧美游客。司机来回问了几个人,指着一个方向,告诉我们走几步便可到达宾馆,示意我们付费结账。不过此时,我们早已经对他失去了信任,也觉察到了此前他一直在绕路带我们过来。置身于如此难以想象的处境之中,而旅馆的精确地址仍未知,我们非常的气愤与难以接受。

“你应该带我们到指定的宾馆,我们再给你钱!” 安红开始尝试与司机交涉。

“旅馆在那里,不远处“ 司机坚持指着原先的方向。

” 但是你不能就这么把我们放下,我们还没找到宾馆!“ 安红坚持着重复自己的观点

“你们可以走过去,车子开不进去” 越南司机还是继续无赖着,完全忘记了是他一手带我们到这个鬼地方。

”别和他争了,我们先让他结账,再争论这个问题“,计时器还一直在跑着,Daisy忍不住提醒大家。

” 旅馆离这边也不远了,应该就在附近!到时我们走一下好了!“ 雨羽预定的宾馆,或许她最有发言权吧。

此时我见过的第一个也是最赖皮无耻的越南出租车司机(偷偷说下,在越南我们也只打了三次Taxi,只与三个出租车司机打过交道)又开始显露了狠宰外国游客的贪得无厌的嘴脸。出发前虽也听闻过很多关于越南的哥狠宰外国游客虚高车价的情况,但是亲眼所见亲身经历还是异常令人气愤。撇开他之前不断绕路的恶劣行径,计价器上显示的是93,000 VND,他提出用5美元,而我们希望折合他绕路以及晚停表的损失,坚持用3美元付车费。然而当他打了个电话后便坚持用1:15,000的汇率,足足比1:19000大了很多,一再坚持要6美元方才肯放行,表现的一副极度不耐烦的神情!我们的一概理论与说辞他都装作听不懂,而此时周围的民众开始被这边的争论声吸引,然而也仅仅是围观而已。

脚下生土还没感知的异国他乡,噪杂混乱的菜市场,人来人往喧嚣的吵闹,言语沟通的不畅,贪婪无耻的司机,没有结果的争吵。原来如此悲情的处境不仅仅只在电影中出现,一路欣赏风景的闲情逸致很快便被一场争锋相对的吵闹替代,只是很遗憾,虽然古语云强拳难敌四手,但这次终归强龙敌不过地头蛇,况且人家还是一头装作和你不同语系沟通不畅充满东南亚域风情的地头蛇。

问了小孩,大妈,姑娘,来回走错了几次小道之后,我们终于拐进了一条狭长的小路,两边照例是小摊小贩小卖部。踏着湿漉漉粗糙的石路,终于抬头看到不远处黄色灯箱的CityGate Hotel!

Here It is!刹那,一直紧张,疑虑的神情消散了!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