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絮叨

最近一直有些不踏实,很多事情悬着没有着落与方向,晚上的梦越来越吃力,半睡半醒间总感觉有些压迫与慌张。多梦嗜睡,却不想一一细想到底梦到了什么,即使天明还依稀记得梦境如何。

变的有些懒了,比去年,去之前越加的不想动身,不去拜访客户,不去见合作伙伴,只想要有个安定的心境,虽然心知坐等定然不是最佳的选择,有些事情必须自己主动与积极,工作缺乏一些闯劲与拼搏。舒适安逸的日子消磨了许多盲目的激情与闯劲。

买了心爱的相机,爱不释手。

周六去了美术馆看马克.吕布的摄影展,主要是其在中国旅行采访期间的作品。老实说对美术,摄影这些艺术方面的东东感兴趣,只是人终归是有限制的,我的限制或许是对这些抽象的东西很难有自己的想法和感知。或许我便是只想阳光明媚的午后想出去走走逛逛而已。

尔后去了一个附近的画展,原来是个类似于与拍卖会的活动。地点是个在咖啡馆楼上的画室,里面是一些手绘的T-shirt,以及一个大梁山摄影师关于当地的一些照片,而活动的组织者刚好是我在活动现场碰到的大学同学的高中学姐,一个非常之美丽优雅的交大美女,我以后不敢再说交大无美女了。是个Sease的组织承办的,感觉活动很有创意,现在社会企业与社会企业家的概念似乎还是很新潮。

活动结束后和大学同学去了田字坊吃了个饭,想不到原来我之前住的地方竟然也有如此的一个不错的地方,而我住了一年竟然也每曾去过,虽然每每听人说起。不过没有好好的逛,而只是选了个泰国菜餐馆,在二楼的露天小台上,一盏红色的烛光,朦胧的夜色下,吃了顿不错的晚餐,能与大学同学朋友交流交流各自的想法是件挺快人心的事情。

饭局结束后,回家附近的金杆桌球打了会桌球,最后技术小有发挥,不错哈。

周日又早起去 太阳花 的一个志愿者项目,原来这是十几年前复旦法律系的几个学生组织起来的,竟然也传承了十几年了,真不容易。或许不是Lin的介绍,我也不会注意到它的存在。小朋友五六岁到十一二岁都有,课堂有些吵闹,小朋友或许都是这么喧闹的吧。一行的留学生基本清一色的亚洲人面孔,有泰国,印尼,韩国,还有个维也纳的上海小姑娘,清一色的女生。或许女生比男生更有些奉献的爱心么?英文班的授课似乎是在磕磕绊绊中终于要慢慢成形了,希望一切都能顺利,自己有空也能偶尔去下,关注下这方面的活动。

这个周末没有运动,既没打篮球,也没打羽毛球,下周希望能运动下!组织篮球抑或参与羽毛球!

今天早上终于还是和老板表达了定岗的意向,似乎还不错!只要headcount这方面如果不需要他去解决申请,似乎也是百分之百的欢迎我留下,但是一个季度后的事情如何,其实我自己也清楚,谁也说不定,很多事情都不是能够100% under control的,只是在某个层级上得到了正面明确的反馈信息,对我来说也是不错的安定剂。

去与留,祸福难测

最近有空想多看看书,多运动,有机会多出去旅行下!

You may also like

1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