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越战&巨蛇滩&铁头兽

三个毫无关联的名词,前两个是前两天的梦境,第三个是今天的新造型

 

中越战:

梦到自己是个驻守在中越边境的小兵兵,不知为何有些小骚乱,我和另一个小兵兵似乎趴着越过了边境。然受遭受到了类似于狙击手(边境也布置狙击手么,娘的)的射击。另一小兵就一命呜呼了,我大腿上侧精确点说屁股中弹了,明显感觉到嗖的打进了肉里,不过竟然没有疼痛感(或许梦里应该没有疼痛感吧)

我拼命爬回了小战壕,有个军医貌似试图将子弹取出来,我那会假象了应该会是莫名的疼痛感席卷全身才对,不过我竟然眼睁睁的看着军医把镊子伸进了中弹部位,从里面夹出了弹片,我竟然没有哭爹喊娘,还异常冷静的看了看,发现自己的腿后面一个超级大而深的洞口。

我穿上了裤子。军医告诉我上行到哪条道,走到哪里可以和大部队汇合。无奈,我走到一半,半山腰,发现忘记带山下相机了还留在那里(做梦还不忘相机,牛逼)。我又不顾危险屁颠屁颠的的走下山区,不过半山路遇到了敌军。

 

不过貌似他们没有认出我来,我屁颠屁颠的看到越共的头目几人走在前头,某头竟然在玩篮球,篮球失手滚落在远处,离我较近。然后我非常机灵的捡起了球(不过球竟然是方的,我汗),交给了越共头,还假装哑巴和他打手势问怎么玩方形的球等等,随着他们走了片刻。因此几乎没有人怀疑我是敌军。偶尔抽身又躲向了靠近安全之道。

 

巨蛇滩:

一帮朋友在一个浅滩边玩耍,突然滩边惊现一条巨蛇,长几米,头巨大,张开血盆大口可以一口吃一个人几乎。然后我非常惊异的发现林飘逸和王琐骑在巨蛇的身上,控制着巨蛇,而巨蛇在不断的左摇右摆,蛇头乱舞。我还真怕把他俩个给吃了。然后我异常惊恐的开始寻找大家如何逃脱之路。看到一条坡度极高的小水道,可以顺流而下,不过水流很急,估计我们冲下去也撞的半死不活了。而且在水道里还看到些老鼠爬行,在水道上方看到些不知名的小动物在那爬行,更是增添了几分不安。

最后貌似找到了一个废弃的有些坡度的地下通道,一人开了两小卡车类似的,一端系在了卡车上,一头系在巨蛇尾部,让卡车自己沿着地道开去,巨蛇被拖拽着慢慢掉进了深深的地道,我们赶紧关好了地道口的铁门,临关那是还又一起看到了巨蛇的血盆大口。

 

“铁头兽”

就是我本人了。新年上班第一天理发后刚好几乎两个月没理发了。中午谬人陪我吃饭,冲动了,就跑去理发了。没有预料到创造了史上最短发型,理完我就知道我终于成为了“铁头兽”了。

让我想起了小学一二年级的时候,经常和人比谁的头硬。两个人用头互撞,看谁最先喊疼,便输下阵去。偶尔有时候也会比谁用头撞墙的声音比较响。但是声音的分辨么那儿清晰,绝大多数还是单挑撞头的比赛。

一直铁头无比,无人与之争锋。直到小学二年级换了个学校,碰到了真正的铁头,我便永远屈居第二。

小时候原来也是如此傻的可爱!

附“铁头兽”一张,请勿拍砖!

“铁头兽”@小南国  “Iron Monster”@Shanghai Spring

铁头兽

You may also like

6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