裹脚布旅行记之越南-顺化(四)

Goodbye

“你收拾好了么?”

迷迷糊糊的不知道门外谁在敲我的门,我是如此的沉浸在熟睡之中,以至当我被一阵敲门声惊醒的片刻间,我竟然还感知不到我是身在顺化,在似醒非醒间我总觉得有点类似于小时候醒来时。

那会总是贪恋的睡到将近自然醒,然后迷迷糊糊的看着窗外越来越明亮的天空。只有如此安睡的时候才会让人能彻底的放松一切警惕,而这样的安睡的状态却越来越少了。

有点惊讶于为何能够在远离自己原来生活的时候能够睡的如此香甜,梦里不知身是客的感觉或许便是如此了。

“我们楼下集合,等你”脚步声啪啪的下楼了。

至此我才从恍惚中惊醒过来,一看手表已经将近7点,离原定的6:30的闹钟已经过去半小时。闹钟没闹么?还是我睡的太熟没听到?

我已经来不及细想缘由,急匆匆的穿衣下床,收拾散落在桌子上的行李,冲进盥洗室洗脸刷牙,更确切点说,走了这样一个过程而已。把所有东西胡乱的塞进了背包,关门的时候连回望一下昨晚温暖的小床的闲情逸致都没。

待我到了前台处,看着安红与Daisy懒散的做在沙发上,羽羽在那边办理check out的事情。我的心却还是由于紧张而蹦蹦乱跳,生怕由于自己晚起而耽误了大家的行程。而她们似乎都没有因为我的晚起而责难与我,只是说我速度挺快的嘛,随口问我当时敲门的时候我起床了么?

看看手表,我才发现从床上惊醒的刹那和楼下竟然才过去了10分钟.而在这匆忙的十分钟对于我来说却相当的漫长。眼下的情形更像是在梦中才会出现,我总是会梦到我将要出去旅行了或者在旅行途中了,我晚起延误了汽车抑或者赶不上飞机,亦或者朋友们已经先我而去。然而在现实中,却从未或者很少如此,让我惊慌失措。

办理了Check out的手续后,便背负着行囊去不远处的Sinh Cafe。由于昨天已经和羽羽去那里买过车票踩过点,慢悠悠晃过去还有足够时间让我们在街边就近找个小摊吃点早点。

Sinh Cafe  对面刚好有个老奶奶摆了个早餐铺,我们便就进吃了点法棍,点了杯冰咖啡。看着老奶奶有条不紊拿出几个玻璃杯,再从一个小罐里面倒出一些咖啡汁,又从边上的一个桶里面大大的冰块上面敲下一些冰块,放在案上用刀砸碎了,放进玻璃杯,一杯简易的越南冰咖啡便做好了,这便是越南街头人人都在喝的冰咖啡。

不过关键在于那些浓黑的咖啡汁,是用一种叫做滴露壶的装置处理的。在越南买的那些包装好的咖啡都是颗粒度较大的的咖啡,并不能直接冲水当速溶咖啡喝,或许会有很多的残渣。会把咖啡放在滴露壶里面,盖上盖子,放上水,再盖上盖子。在大气压的作用心下用水慢慢融化,从最下面的小孔会一滴滴的渗透出来,最后从滴露壶里出来的咖啡汁便是可以直接就这冰块成为一杯冰咖啡,也叫做滴露咖啡,几乎到过越南的人都会喝一杯当地的滴露咖啡。随着冰块慢慢融化,咖啡的浓度在不断的降低,直到最后几乎变成差不多淡淡的一口冰水落入喉中,那种从有点苦涩的浓慢慢的变成清淡的变化过程或许只有亲自尝一尝方知个中滋味。

 

八点半的时候Sinh Cafe的大巴准时从门口出发,开往我们的下一站:会安。车子缓缓开出顺化的时候心里有些的留恋,或许是因为还没有好好再次停留却又不知道停留下来为何的缘故,总有些许缺憾的残片在心底。不过如此片刻的情绪便也在对去会安沿路风景的期盼中很快消逝了。

“顺化到会安的路被美国国家地理杂志评选为人生必去的六十个地方之一哦!”车子驶离顺化没多久,羽羽便又开始宣扬沿路的美,瞬间陶醉在对美景的想象之中。

“人生必去的六十个地方之一,那我第一个就浪费在你身上了….”我开玩笑着说道。

“你已经好多第一次浪费在我身上了,什么第一次和异性出国啊,第一次和非女朋友同室而卧,还第一次睡卧铺车在女生边上,第一次坐超过5小时的交通工具…..”…羽羽开始罗列我曾经唠叨过的话。

“行了行了,你赢了……搞不好沿路还有继续很多第一次,到时再罗列吧…”

羽羽对我很快投降而没有继续和她拌嘴似乎有点出乎意料,却也没有多说,便又塞上耳机,把手里的PSP关掉了,看着车窗外专心的等待着那即将出现的美景。

 

“你说你小时候长在山里的?”冷不防的她又冒出这么一句,脸却依然对这窗外。

“在山里长大….不是长山里,听起来像种动植物…..长在山里…”

“就这意思,那你们是怎么学会游泳的?我一直没学会游泳”

“那时玩水都在小溪里面啊,很小的时候最开始在浅水边抱在一块大石头那里,然后两脚扑腾扑腾的拍水,后来也不晓得怎么就学会了…所有男孩都会游泳的吧,很自然的过程,不会游泳才比较奇怪..”

“那你会怎么游泳?蝶泳?蛙泳?”

“哪能,我只会狗爬式游泳和仰泳,好听点:自由泳!没人教你这些蝶泳蛙泳的姿势的”

“那你们周末都干什么呢?”

“玩啊,各种能打发时间的方式都玩啊!打牌,赌博,弹珠,烧烤,山上采野果…”

“好有趣啊,我们就没那么好玩了….”

“那不一样,你们可以去少年宫啊,还上什么才艺课啊,城市有城市的好,比如我对什么古典音乐,重金属或者电影什么的过于艺术的东西一概就没有细胞….感知力很弱,可是我遇到的很多城市的朋友却对此非常津津乐道的了解。”

“是啊,认识世界的方式有两种,经验的和理论的。你们是从山川大地汲取养分的,而我们是在脑海中构建一个世界成年后再去慢慢验证,有着截然不同的思维方式和成长轨迹的。”

“殊路同归拉,不同的起点引向未知的终点,现在不就在一起旅行么,很奇妙吧!”

“嗯是啊!世界真奇妙,完全不同的人也会相会在一起”

羽羽有些像是自言自语似的对着窗外,偶尔才转过头来和我交谈几句,话题仍然不外乎农村和城市长大的经历不同之处。眼看着路途漫漫无期,基本也要过一两个小时才会出现所谓的人生必去的美景之一,便一路和她瞎聊着一些童年趣事。

You may also like

5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