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哥的背影

辉哥

辉哥的背影

今天看到一个豆瓣相册,或许又是某个怀旧的复旦学子在临近毕业时游走在学校间捕捉的一些关于学校的留恋。

瞥到了一张照片,很熟悉的背影,四面黑板上都画着经济学中的关于均衡的图解。绝处逢生的头型很像是以前教我们国际金融课程的辉哥,还是那么淡然专注的画着他的理论曲线。便不由得开始浮现当初他上课的那副模样。他总是一副有点吊儿郎当的样子,光光的脑门,一脸坏笑的眯着小眼,时不时的讲一会儿课,讲着讲着自个就开始笑了,是个挺有趣的老师,似乎也是难得的专业课给了我个A的老师。关于那些理论,那些图形,那些逻辑似乎也在这毕业的两年间顷刻间全部还给了老师,只是看到那些曾经如此熟悉而亲切的背影与版书,不免偶尔有些唏嘘感怀,毕竟那样的时光一去不复返。只是偶尔还是摆脱不了思念,如是便经常回学校看看,像是无法断奶的孩子,学校成了精神的母体。不愿屈服满足的现实,无畏抗争的疲倦,虚无理想的迷失,总是在那些时刻提醒着,大学虽然没有完全教会如何在这个社会生存与生活下去的技能,也没有教会你如何去寻找你所谓的理想与追求,却帮着塑造了你迷惘的内心,她不给你答案,却仍然愿意倾听你那些幼稚而自我的痴言呓语。

尼泊尔

尼泊尔是个宗教影响非常深刻的国家,为此,我作孽的买了两本书以备出行,马克思.韦伯《印度的宗教-印度教与佛教》,《尼泊尔旅行笔记》,不晓得前一本枯燥的系统性论著,我能不能咽着那口气看完。书今天下午寄到了公司,最近又可以当个装B青年了。觉得偶尔还是应该买些轻松点的书,要不然看的还真是费力,更多时候囫囵吞枣的翻阅了一番,也仅仅是满足了自己的偷窥欲而已,对学识没有长进。

 

Kick Off

今年公司终于又恢复了Kick off meeting,只是不再是遥远的包下九华山庄了。而仅仅是在国际会议中心举办会议和庆典酒会。老实说,基本毫不在意kick off meeting,能见见许久未见的朋友倒还是不错。关键周末或许可以在北京附近玩玩,突然奇想的想去大坝草原骑马吃羊肉,或许张罗张罗,也可以拼凑个草原二日游。或许Kick off之后不久,搞不好就被Manage Out了呢。哎。。那就杯具了,那我如何节衣缩食去我的尼泊尔之旅呢。

 

通牒

临下班时,PM难得给我电话了,给了我个无法接受的position offer。我能理解PM,我也能理解Big Boss,我能理解所有人的难处,所有人也都理解其他人的难处。只是最后也还是狗屎一团,问题却依然是无法解决的。PM说让我们可以多看看外面的机会。理解是没有用处的,如果问题得不到解决。或许某些时候到来的时候,我也该说Good Bye了。

 

现实的工作与生活便是如此的

你充满哀怨的工作生活着

手里拿着个鸡肋

或许从里面挖出点鸡肉

人家又给了你个啃过的鸡肋

你去继续啃呢还是宁愿饿死呢

 

我想我的存在

不是为了在不同的鸡肋间选择

You may also like

2 Comments

  1. 好像你的生活也不是很顺利啊!

    我怎么觉得我今年的出行,回来之后都如此的不顺呢?

    出去是为了放松或者是放纵吧,也是调节一下,但是今年仿佛流年不利的样子,我就像一个苟延残喘的动物,等待着生命的判决,也许明天会好 起来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