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ijing or Shanghai ?

 

昨晚睡的过于舒服,导致早上11点才睁眼看到天亮。

中饭后,帮Lin搬进了附近的住所,顺便搭乘着顺风车回了趟学校。

骑着Lin破旧的自行车穿梭在复旦,出北区往国权北路飞驰而去。

估计已经有两年没有骑着破破的自行车在学校里拐来拐去自由自在的骑行了,那样的感觉很好。很奇怪,至少目前来说,每次回复旦都不会有很明显陌生的隔离感,看着学校不断变换年轻的新面孔,有时候感觉自己也似乎从未离开过,漫步其中抑或骑行于此都似乎是那样的自然熟悉,融入其中。或许打上了复旦的烙印,即使别人社会在不在乎,我知道自己在乎就可以了。母校有时候便像自己从小成长的小山村一样,对我都有特别的意义。维系着我之所以为今天的我。

第二次来江湾校区了,不由得想起第一次过来的时候还是两年多前,那时花儿正盛,风儿很欢,恰逢风筝好时节,偌大的校区看不到一个学生。戏水风筝言谈甚欢,仰面朝天躺在草坪看着蓝蓝的,白白的云,讲着那些即将到来的毕业生活以及那些似乎永远遥不可及却依然念念不舍的虚无理想。只待夕阳西下,在最后一线残阳中才携手回校,那些被拉的长长的背影犹如未知的生活般看去似乎可以走的很远很长。道如今,却是连手心都已然消退曾经的温存,只在若隐若现的梦境中似曾相识。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想来还是非常应景的。

不过此次江湾行并非怀念旧人,只是受人之托前来买个二手台式机。(顺道感物伤怀下也不费劲哈哈)

花了350和即将毕业的同学买了个台式机,寄回老家宅急送便又花了200.不知为何,我总是耿耿于怀,总觉得这个费用逻辑着实有点奇怪。若非答应人之事,断然不能接受如此。

晚上原本想在本食蹭吃蹭喝的,后来辗转到了北区后门的一间小店,实惠又好吃。席间总是谈及北京与上海之异。

不知道如若果真从上海漂至北京,是否一切都会有所变化。

适应对我来说便从来不是问题,只是似乎此前从未想过有一天可能面临会北上,离开上海。而且在我工作两年后来得如此的快,在我没有想过与想明白前。一直觉得,自己会永远守在长三角一带,权且蜗居于上海,这才是我给自己规划的路线。对于北京,从来便没有一点心理准备。

不过话说回来,上海已经待了6年了,除了生我养我的老家,此处便是我停留最长时间的一个地方了。对上海说不上喜欢与否,对我来说,这不是一处可以让我产生喜欢抑或者爱上的那种归属感的地方。不过如果真要走,却又有点说不出的不舍,舍不得那些人,和那些事儿。

如果果真去了北京,便将我的一切安排都打的错乱不堪了。

七月份我还得回家看爸妈一趟,七月份我还答应了一个长辈回老家一趟,七月份小表弟还得来上海陪他看世博,九月十月我还得去尼泊尔………琐碎的并不是决定性因素的缘由也会让人纠结下下。

如若去了北京,也将告别上海浑噩的生活,重新开始新的征程,却也未尝不失为好事。

To Beijing or Stay Shanghai?

This is a Question.

 

P.S.还是期待周日早上的太阳花的拍卖会吧哈,别忘了,还有下午的羽毛球与晚上的篮球哇哦!

You may also like

8 Comments

  1. 非常理解这种纠结~
    习惯与改变,对于喜欢留恋的人来说,决定总是困难的。
    不过,决定确定的时候,纠结就会说再见啦~

    哈哈,相信兽兽在哪里都会一样牛嗒~

  2. 你。。。要去北京了阿..我真是一点都不知道只有通过这里才能知道你的一点update……
    这样的变化只要内心不抗拒~~就值得一试阿~~
    定了么? IF YES阿哈以后又多了一个去北京的理由赫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