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

早上和下午一直在刷邮箱,终于刷到了姗姗来迟的Offer Letter,虽然口头Offer早已拿到。不过还是略感欣慰,终于可以暂时告一段落此前悬置之心。想来要离开此处,却竟然毫无半点眷恋之心…

 

中午收到了一封匿名信,来自一个Gmai帐户,或许是特意申请的。谈及此次涨工资之事,似有联合众人之力与相关领导谈判之势。也不知道是哪位兄弟发的,不过我都是将走之人,毫无参与之心。况且并不看好谈判能有和结果,只盼希望留下的兄弟们有个好结果吧。不过简单询问几位,似乎有人收到,有人未收到!匿名信哈,或许换了谁都会如此吧,只不过碰到了有些好奇。和某个同事说起,其实早先我想离职的时候或许发个邮件给全国,陈述下GT之利弊。后来想来真是可笑,何故对牛谈情。有多少人会care这些事情,有哪些所谓的领导会关注这些,你所激情澎湃之文字还不是最后别人当作嘲笑的作料,嘲笑那些天真与幼稚,嘲笑你原本便不该存在的那些幻想,嘲笑你其实还是个职场新人才会有的奢望。

我还是选择了,走自己的道路,无须与人多言。你看的清的事情,未必非要别人也同你一样看得清,而且或许别人也早已看清了,却早已先你一步选择了沉默对抗。我惹不起,我还真躲不起么?

 

晚上在房间酝酿如何写离职信。刚刚到新的team才半个月,我的直线老板我都还没来得及见过。而我的老板在美国举办的Quota  CLub还获得了全球VP of  the Year Award以表彰其过去一年的突出表现,这一切似乎与我无关,我只是有点不太知晓该从何谈起离职之事。

只是,我要走了。

这在不久的将来

将是个不争的事实。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