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职那些事

最近公司不断的有人走,不过对于这样流动性挺高的公司而言,对经常收到farewell letter而感到奇怪的似乎也就是刚进入公司不久的新人才会如此,会让你形成一种错觉,怎么几乎每周都有人Say Byebye啊。

 

GT Farewell

2010.8.18,这个日子原本是那些由于各种原因无法定岗的培训生的Last Working Day. 大多数人我想都应该在Oracle至少找到了自己满意的职位(满意的薪酬因素除外),有一部分人也会由于各种现实考虑的因素而会被迫选择了接受自己原本并不十分中意的位置而选择了北漂,还有一小撮不安分的人可能会由于不愿意屈服于被安排的位置而选择离开。

收到了David的Farewell Letter,如同每一封离职的感言一样,希望他在新的公司与部门能找到自己希望的角色与追求的理想。

原本应该也在今天离职的Chen Yi却放弃了N+1的赔偿而选择了在月底自动离职,原因是不想留下不好的工作记录,我能理解毕业一年的新人这样美好而纯粹的念想。

原本我或许也应该在今天离职,只是我还是选择了规避风险暂时就职于自己所不情愿的岗位。所以我今天未走,却选择了月底走。或许当时在我看来接受屈就职位的选择将是我在Oracle做的最让我有些无法释怀的决定,因为我妥协了,出于对未知的无法预期性。当时如果能够更勇敢果断些,如果依然是今天的这个局面,那便是我最佳的一个选择。只是,牵一发动全身,该了初始条件,后面或许所有的都有了新的变数。

 

匿名信-历史的重演

犹记得当初北京培训时说起上届GT有人向上一级的领导发了匿名信,关于为何发以及后来的情况当然无从知晓。只是两年后的今年,历史重演了,我们用了匿名信组织起了群众,争取自己的权益,虽然或许到头来这只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并不见得会取得何种实质性的胜利抑或者回应。关于此次涨薪不公的状态,涨幅差距之大令人乍舌,难怪有些许认识会愤然反抗如此不公了。只不过每个人获取的利益不同,因而GT群体是被割裂的,那些获取了最大涨幅与最大的受益者显然不会关注以及没有足够的理由来关注这样的事件,而那些小部分感觉不公的人只能纠集有限的力量去争取权益。所以分而治之,弱化内部还是很有效果的方式,可以让原本站在统一战线上的力量被弱化。只是或许这些都已经不关我的事,我亦没有心思与兴趣与Oracle继续纠结,说一声再见,那是最清楚彻底的告别。

 

 

有组织的清洗

其实我不擅用阴谋论去讨论很多事情,我还是情愿相信人与人之间相对简单与快乐的相处之道。但是现实不是个人的一相情愿可以左右的,所以你还是得直面你看到的抑或者感知到的趋势。当你发现你周围行程了明显的趋势的时候,那肯定不是简单的概率事件,即使是辞职这样的事情,如果你发现辞职的人都有的共性,不免让人不得不猜测背后的缘由,所以你看到了各种力量的角逐。

 

 

站对队伍,跟对老板

你得承认公司做为一个整体,在其中是有各种不同的利益团体存在的,而且很多时候是利益相左抑或者甚至不相容的。所以确实,在公司站队队伍和跟对老板是很重要的,往往比你本身自己做什么和自己有多少价值更重要。所谓树倒猢狲散,抑或者一人得道鸡犬升天那是很正常的现象。

 

 

卑鄙的伎俩

背后插你两刀的人不一定有,但也无法避免。只要别被人插了两刀还以为人家是你的好兄弟便可。此前有个哥们从公司离职去了同行业的另一家公司,拿到offer刚到公司没多久接到了举报信,人家便婉言谢绝而辞退了。行业那么小,有时候何必赶尽杀绝,给别人一条后路,同时也是给自己一条后路。

 

 

公平是个奢侈品

追求公平是个好事,不过绝大部分时候,公平只停留在嘴边和臆想与期望中。你不得不接受的是,绝大部分时候往往是不公平的,当你看到多的情况的时候,即使在公司。

有个朋友半年前离职了,拿了赔偿N+6,而他同一部门为公司服务十几年的哥们被公司却以1Month的赔偿请辞,虽然此事仍在法律纠纷中。

 

 

两个所谓禁忌

最近面试,感觉虽然与大学毕业那会求职大不相同,不过大学没犯的错误倒是现在给补上了,如果那也算失误的话。第一轮和直属老板面试的时候我便提了薪酬问题,据所谓专业HR抑或者建议者言,这应该是个禁忌,人家都没决定要不要你,缘何便谈薪酬。第二轮直属老板与二线老板面试的时候,我竟然又很诚实的爆料自己有Offer,兵家大忌,似有逼迫之嫌。只不过自己感觉的出发点是诚恳的道出自己的担忧,因为抉择的时间有限,如若由此而失之交臂那也并无什么可叹之处。不过竟然还能厚着脸皮用那洋泾浜英语面谈三十四分钟已然超出了我的预期,我的英语退化的好厉害,幸好脸皮厚度没有退化。不知道我在最后的老大那边还会不会问傻问题,如果还有下一轮的话。

You may also like

6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