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色的梦

 
我的梦是彩色的:
 
在梦里的梦里我梦到自己看到火山喷发后河流泛起五彩缤纷的气泡,犹如小时候吹出的肥皂泡在阳光下斑斓的色彩!

 

曾经好几次看到有关于人的梦境到底是黑白灰淡的还是彩色斑斓的. 每次都都会认真的想到底自己的梦境是部混乱的黑白电视还是迷人的彩色电视。不过依据我二十多年的做梦史总结来看,几乎所有的梦境似乎都是黑白的或者灰淡的,即使稍有颜色也是灰暗的色调为主。

 

像过去的二十多年每夜每夜一样,昨晚我还是做了很多的梦。过了一天,对有两个梦境还略有记忆,其他的都是只零破碎的连残片也难寻踪迹.

有个是关于似乎在登雪山的梦境,那山不一定有多高。但是到处都是积雪,道路陡峭难行。似乎困在半山腰有所踯躅,进退为难.

 

另一个便是彩色的梦。梦的开始已经不再清晰,只是忽而看到眼前不远处的山头开始火山喷发,山顶不断的往外冲着黑烟缭绕。流溢出来的亦或者气温陡升的缘故或者是岩浆本身,在流经的河里不断的有五彩斑斓的气泡开始出现,放眼望去,到处都是色彩缤纷的样子。我和另一个人(这个人是谁也不知道,似乎是个女的,突然冒出来的,连脸也没看清)在那大声的赞叹眼前的美景。在气泡眼看慢慢要减少的时候,她才催出我快点用相机拍下来。我此时似乎才回过神来要记录下这美丽的一颗。于是反身回到家里的桌子上(这个距离似乎就是转身就可以拿到了手机,当然是我的新宠Iphone4)快速设置到 拍照模式,紧急拍了几张。偶尔气泡似乎消失了,不过刹那间满眼彩色气泡出现的场景让我记忆深刻。我很快想拿着手机给其他人分享(而此时我似乎已经在不知某个楼上的某个桌子上了,桌子上放着我的Iphone 4手机以及钱包和钥匙),我犹豫了一下是不是要带着钱包和钥匙,才发现原来似乎是在自己家里,于是只拿着手机下楼去和其他人分享(其他人到底是什么人,似乎是同学亦或者朋友…)

以上所述其实为第二层梦,此时我已经在第二层梦里想来。很兴奋的想要记述下或者告知别人我的兴奋的心情,因为这么久以来,我只做了一个彩色的梦,而且我千真万确的在梦里看到了那些色彩的美丽.当然其实我从第二层梦中醒来的时候我并不是在床上或者处于休息状态,我似乎从来没有离开过我的第一梦境生活,我似乎很快的嵌入到第一梦境的生活中,我已经兴奋的那开始琢磨这个事情了.

只是,在我今天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我在梦里想要记述下我梦到彩色梦的心情其实也仅仅是在一个梦里而已。简而言之,便是我在梦里做了一个梦. 很有点《盗梦空间》的味道哦,只是我的梦中梦情境虽然不是很多,但是已经早已有之,已经习惯与梦里做梦了。

 

总结下几点。

1.如果只是做了一层梦,而没有在梦里做梦。那么在第一层梦境当中,其实我并不知道自己是在做梦。我也没有想到那里是不是现实。在第一层梦境中,关于是否是在梦里这样的潜意识拷问是不存在的。也就是只有醒来的时候才会发现自己是在做梦.

 

2.如果做了两层梦或者多层(暂时记忆为止,似乎最多只有两层梦),那么在第二层梦里,其实我是知道自己是在梦境之中的。即使梦里的梦里有情境变迁或者梦里同样可能做了几个不同的梦,我依然知道自己实在梦里面.

 

3.多层梦很多时候似乎是种潜意识的自我保护。如我者,我总是在我的第二层梦境里会无所畏惧,不害怕。因为我知道我自己在梦里,遇到危险的时候我甚至可以自动退回到第一层梦境(也就是我第二层梦里所谓的现实)中而规避风险.而我在第二层梦里的虚幻存在当然也就随之消失了。

 

4.梦是可以再续的。已经有很多次,半夜醒来,被迫从梦境回到现实(是人总会有半夜醒来去小解的时候哦),回来继续睡后。如果对之前的梦境觉得还想继续,就像个故事片一样,看到一半就嘎然而止总是不爽。努力的会议此前梦中的情形,将所能记忆的梦境从梦的开始闭着眼睛继续回忆一遍,在再次入睡后便又进入了梦境,延续之前的梦。但是这样的情况一般之前的梦相对较长,有明显的情节。而不是短小精悍醒来就忘的梦境。外加一点,此种回忆法也不是每次都灵,偶尔也有失灵的时候.

 

5. 关于梦的色彩.我觉得梦的色彩就像梦里人的脸一样,其实都是属于梦境当中属于细节性的要点。一般情况下,做梦的人知道自己梦到的是谁或者大概是谁,但在梦里往往不是那么清晰的看到了谁的脸,梦里似乎你很难近距离的观察人或者清晰的看到人的正面。那只是一种整体性概览而得出的结论。而色彩也是,在梦里潜意识似乎不那么关注色彩这样的因素,所以梦境很多时候都很虚幻而且显得灰蒙蒙.

 

6.而梦境的故事性确实很多人在醒后留存下来最多的记忆.你能基本大概知道梦里发生了什么,时间发生的大概前因后果与情形。而关于人,色彩等等稍微细节点的因素便遗忘的尤其的快.

 

7.同样的梦再次出现的可能性不是没有。我便有几次梦到了几乎一样的梦,一样的场景与一样的故事。在梦境的后面在梦里我都感觉有些似曾相识,是不是曾经已经发生过这样的疑问.

 

8.梦到没有去过的地方或者将来发现新到的地方原来已经在梦里看到过也是有可能的。以亲身经历我便有过几次关于后者的惊叹。发现到一个从未到过的地方,却是很是熟悉,在梦境里屡次出现过.

 

看来我还是没有过了

爱做梦的年纪

You may also like

1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