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点小伤感

突然有点小伤感,或许是今天和小菠菜聊了会,晚上有在QQ上碰到老姐,她今天回家了,和她从小一起长大大小姐妹今天嫁人了,小学,初中,到上中专类型学校,她们都在一起,然后一起毕业工作,一个工作换地点了,另一个总前脚刚走,后脚就到,感情很好。今天一个终于要嫁人了,要开始另一个身份,以后要当妈妈了,感觉一切过的真的好快,转眼间,好几年已经飞逝而过。

老姐说今天去看奶奶了,说奶奶已经有点痴呆,叫她也不认识,在离开时,车窗口叫唤她也没听见,只能向她撒了一把糖,不过她感觉糖就从天上掉下来似的一个人静静大在那捡起来,也没有人和她去抢。姐说看奶奶样子很很笑,可是我为什么感觉要哭呢?我都不知道有多久没有想到过她了,有多久多久没有去看她了,如果象姐说的,如果真的不认识我了,我一定会大哭的,我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那样很对不起她,越长大,离家越远,感觉自己越不会去关心我的家人,越没有心思去关注她们,只专心与自己大事情。到城市上初中后,离开那个从小长大的小山村后,就越来越远离了那样的感觉,只是往前冲,往前冲,殊不知我在往前冲大过程中也丢掉了许多许多。我没有花时间去关心应该关心,有责任去关心的人。还清楚的记得在外公开始病重的时候,有次回家,在外公离开我家后,老妈塞给我十元钱,告诉我,拿去给外公,说是你自己省下来的,外公最疼你了,他是没有这个福气享你这个外甥的福了,赶上外公大时候,把仅仅10元钱给他大时候,分明看到有泪光在闪动,永远不忍心看到老人的眼泪,承受不住那样的一份感慨,不久之后我就真的再也没有机会孝敬外公了,好多年后,我还是会梦到那个小山村,黄昏山脚,他孤独的身影对着我,忍不住从梦中哭醒。很多大时候我并没有那么的坚强。

古语言:父母在,不远游。或许在当今的时代已经不合适,或者也不现实了。然而每次想起,还是会很赞同,只是自己一直做的不够好,也仅仅是记得不管什么,每个星期周末一定要打电话回家。

   今天和小菠菜说到,原来高中班级的同学貌似就我们两个在复旦的为工作拼死拼活的。北京的,浙江的,还有上海其他几所高校大同学似乎都没有像我们俩这样,或许上海,或许复旦让我们就成为这样的人,镂上了它们的印记,有时候不得不承认,环境大力量真的是强大的,不管愿不愿意,你还是被环境无形地改造着,改造你的眼界,你的思想,你的价值观,今天还很悲哀大说,我都几乎记不起我高中的样子是什么样了,高中是如何思考问题的,为么现在越来越物质化了。或许要回到以前是不可能了,就像那个小山村即使再美好,现在的我也只是美好的去回忆,过年才回家,而不会也忍不了住那么久的。然而那里是我的根,我姐今天和我说,的确,我也始终认为那里即使在落后再不发达,那里还是我的根,是我生活了整整15年的地方,我这一生最美好的时光和回忆都留在了小山村。

   有时候记记流水帐真的有疏缓情绪的作用,我还是过于敏感,多愁善感,我喜欢这样的自己,对于感情我们不必掩饰,即使脆弱也没有掩饰坚强的必要。人无情,何异于兽。只是自己也一直没有做的让自己满意,不管对家人,朋友,我其实都是一直希望能够尽自己大力量去关心帮助,让他们体会到不管什么时候,我永远在他们身边。说多了,不过现在已经好多了,我总喜欢自言自语。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