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夜

有点像在策划一场谋杀案一样  绞尽脑汁周密布局了 还是会觉得是不是哪里疏漏 露出了马脚

越是临近的时候越是心惊胆颤,提心吊胆,小心翼翼,一有风吹草动便异常的警觉

有时候不是体力活那么简单,也很考验心脏的负荷能力

如果你周密的策划要谋杀一个人,在进行了将近一年的安排与布局后

而明天便是你布局实施的计划正式上场的时候,你变明白了我此刻的心情

只要那一刻没有到来之前,你还没有成功实施前,一切都有变数

周边纷繁复杂的状况,看似顺利明晰的局势或许暗藏杀机

只是你还没有觉察危险的临近

如果这是你第一次如此周密的谋杀案 你是否能够安然入睡

还是会惶惶的内心不安  总在担心事情败露

希望一切顺利  明天谋杀成功

God Bless Me!

Continue Reading

湘江小坐

下午在湘江边与技术顾问二人在涂氏小杯茶一直从中午坐到晚上9点半!中午与一美女销售聚餐,下午见了两位合作伙伴,吃了中饭,喝了下午茶,吃了晚饭,

从雾霭漫漫到夜色沉沉!坐的太淡定了,哪天客户也来茶馆聊聊就好了!或许因为外面太阴冷了,茶馆好暖和啊!!谢谢Shinrey 的推荐!

应该是第三次来长沙了,第一次来的时候还有两个兄弟带着跑客户,天热的一塌糊涂,在路边等出租车,汗水浸湿了白衬衫.

如今秋意寒人,若不是躲在茶馆之中,湘江边的冷风铁定吹的我空空的裤管直打哆嗦。

其实都没有认真的看一眼湘江,一直窝在茶馆里,上网,处理公事.

年底了,希望一切顺利! 偶尔总是会妖事不断.

Continue Reading

月底,最后的一周

周一,上海到长沙

周二,长沙到南京

周三,南京到苏州,苏州到南京

周四,南京到常州,常州到上海

颠沛流离的生活,毫无安定的内心。

疯狂施加的压力,无法控制的局面.

总是搞的如此心力憔悴,不断的重复,一遍又一遍的上演同样的戏剧.

好些天木有好好休息了,眼睛总是酸酸的没有睡醒的样子.

昨晚从长沙飞到南京,下了飞机,在机场往旅店的路上,被压迫的差点要放声大哭了.

可是我毕竟还是忍住了,没有如此失态.或许每个人都会经历如此的时刻吧.

感受到了自身的渺小,外界环境的强大,自己的无能为力却不得不面对的现实.

如此的生活与状态难道真的是我追求的么,或者我能够忍受到何时呢?

其实越来越发现自己或许真的不适合在如此竞争剧烈,压力巨大的职位上了。

或许我真的不适合做销售的,其实也没有太多销售方面的才能与潜力啊.

将自己的前途放在这条道上原本是年轻时的主观猜想与偏好,走到这一步

或许该有一天好好认真的思考下,自己想要的生活与工作状况.

做的如此疲倦不堪,几乎将自己的精力消磨殆尽了.

若不为生活计,或许我可以做点其他的事情吧.

可是我愚笨的脑袋已经锈的想不到自己究竟能够做点什么了

我想回家。

Continue Reading

奔波

继月初抱怨了 心中无爱的感慨后,一晃过去已经半个月了,虽然有钱不如有爱,但是还是被忙碌的一路无爱.

这样的方式想必我总会想出化解的方式,否认到处一个月半个多月出差的日子着实有些头疼,感觉自己又有些疲倦的不知往何处走去。

记得在北京见了一个老乡,听我唧唧歪歪谈了很多,然后看看我的掌纹说,你是可以继续折腾下去。难道我就注定就这么折腾么?

总是奔波忙碌,我已经有两三次周末没有打电话回家,事后才想起来.

乱糟糟的安排着实会打乱自己的计划,对自己的时间与事物确实应该由一个合理的安排,否则忙到头也不会有太多的收获.

还是觉得自己懂的太少了,需要学习的还有很多很多。总是有些惴惴不安的悠忽着,讲着实则自己未必有多么深刻认识与了解的解决方案与成功案例。

 

刚入行的时候便有好几个老板都说过,销售是条不归路。彼时不理解,如今也只有点恍惚的认识。

改变还是必然的,不管你认同不认同,接受不接受,在道上行走,慢慢的或许你也会变得和路人一样.

 

认真学习,努力学习,

慢慢领悟销售的真谛……

寻找适合自己的道路……

Continue Reading

遭遇寒流

其实四月一号之后基本我的好日子差不多告别了.

只是想来过去的一个季度以及最近的一些情况,总是感觉似乎寒流仍未过去。

我仍将继续在寒流中前行,只不过估计还能苦中作乐半年,或许休矣.

主观亦或者客观来讲,我依然未获得足够的信任,这便是需要努力的地方。

总是感觉被不知何处的眼睛紧密盯着的不安感以及各种不同差异化待遇的不公感.

或许只是我自己想多了,只是曾经留恋的团队似乎已经局部遭遇寒流.

未来会走向哪里也不可预知.虽说总每每被提及表扬是未来的IT方向希望所在.

只是相比如此宏大的方向,我更关心的是作为个体自我的发展与方向.

有段时间与业内朋友聊天,也越来越觉得其实很多事情自己原本的想法或许过于理想固执.

现实的情况更多往往不是如其发生的,在什么样的行业什么样的大势便选择做什么样的决定.

如今也越发感觉IT Sales也未必适合自己,虽然已经工作即将满三年说这话或许亦太晚.

唯一的好处便是符合了我天性自在散漫的生活方式,对工作本身却谈不上喜不喜欢.

每周被各种不断的短期事情推动着,还需要考虑新的远期的规划与安排.

各种任劳任怨也就算了,只是一直是变相降薪的行为真是令人着实不爽.

当然这或许在哪个IT厂商都是同样这幅德行,天下乌鸦基本一般黑.

今儿发现我的Commission Rate竟然降低成了如此之低。

上半年已经变为去年的一半了,下半年竟然只有去年三分之一不到了.

真是令人发指的事实啊,而北方区的XDJM却没有变化,典型的同工不同酬的不公平待遇.

地盘又重新切割那也就是既成事实,在新的territory也可安心耕耘,也会有所成效.

不患贫,患不公.

何必如此.

终有不必如此心念的时候.

Continue Reading

能浮能沉方是真男儿

下午,顶着38度的高温如约去见一个朋友引荐的人.

也是第一次见面,不过此前朋友已经简单与我说起过此人。

当时听闻便有意愿认识此人,即使没有生意上的往来

做为忘年之交的朋友也是幸事.

 

如约在伊诺咖啡见面,几乎是同时跨入咖啡馆.

或许便是缘分,竟然是浙江老乡,虽然我俩整整相差了12年一轮的年纪.

不过很多观点与想法都基于浙人天生经商思维模式下都能达到统一.

对方面相挺是踏实忠厚,岁月与人生的历练在面孔与谈吐的淡定中显露无遗.

虽然第一次见面,不过对其认可度还是挺高,或许个人便是欣赏如此的为人吧.

Continue Reading

一周纪实

每隔段时间我总要上来抱怨抱怨,尤其最近压力愈来愈大,外加有天莫名其妙的霉运当头,诸事不顺.

 

出差:

周一早上到公司参加Review,老板迟到三刻钟以及Review的拖延,差点导致我出差赶不上火车.其实已经赶不上早先的火车,已经买了后面的车票溜进最快到达无锡的火车才没有误了吃中饭也没有误了客户的时间. 明晓得我得出差么,电话Review下呀。

 

周一中午抵达无锡,下午与客户交流。结束后又直接从无锡高铁到了南京,在新街口吃饭,约了在南京的朋友.因为许久没见,其实也是朋友的朋友,一位很好玩的姐姐。然后又没有sense的让别人如果忙就不用过来见面.结果,我要去机场的时候她才过来,然后发现原来她去医院去她朋友,最好的朋友得了癌症…我却让她过来看我…哎…又犯错误了…

晚上九点奔赴机场,10点四十的飞机。落地到温州已经11点四十五了。出了机场打车到酒店业就靠近一点了。

Continue Reading

GSS Training @Shanghai

一周都在浦东汤臣洲际培训GSS,话说工作后还是第一次在上海住宿宾馆.

IBM就是培训多啊,来后大大小小的培训都不知参加了多少,基本平均每月都要参加,偶尔密集的时候一个月还有两三个不同地方的培训.

不过对新近员工或者转换职位的一些员工,不管工作年限长短,都能够提供此类系统性的培训,暂不说效果如何,说明公司对员工的投入和培育还是不错的,毕竟这样系统的培训体系似乎从IBM百年前成立之初便已经开始实行,只是不断的更新变革,随着时代的发展与信息化建设的需求,丰富和增加了许多的内容.

不过个人觉得还是在这样系统性的培训中学到了挺多东西的,或许需要以后更长时间内慢慢去内化.方法论的指导不见得立竿见影,却会潜移默化影响行为方式.关键在培训过程中,认识到不同的人,不同人身上所具有的特质,从不同人身上学习到的东西.

第一次在北京以及这次在上海都有GA给了几个不错的Sales的point,或许都是他们工作多年的总结,也有些异曲同工之妙.

上次北京培训时西区某个经理说道的:勤,真,骚。销售三字箴言

本次上海培训又是西区的某个经理说道的:感情纽带,利益纽带,工作纽带.

一周的培训又结束了,匆匆忙忙,散落各处!

培训的时候住在宾馆,总是我睡眠质量绝佳的时候,却也是必须每每需要早起的时候,就在这样的悖论中度过了一周.

明天坚决懒觉!!!

Continue Reading

讨厌漂浮不定

虽然总是告诉自己 Do not complain。

可是对于一吐为快的自己来说,或许写写发发牢骚可以缓解下抑郁的心情.

或许面对突如其来的变化总是有些难以接受,便想要抵抗,只是依然羽翼未满.

在过不到三个月,参加工作便满3年了,可是这三年却到处充满着不安定,变动…

参加工作的第一个公司,由于是培训生的缘故,在Oracle两个岗位上工作过。

可是在两年的时间内,身边人事变动的也甚是厉害,而可笑的是,我如今却依然希望自己能够不像其他人那样的漂浮.

第一个岗位的六个月,在Oracle OFM Commercial Team 我安安分分认认真真的在自己的岗位上工作,基本是新组建的团队。

或许这将成为我职业生涯上唯一一次碰到的稳定的团队了,至少在六个月的时间内

我的同事,我的一线老板,我的二线老板,都很稳定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如今想来,或许其实也并不是稳定…..只是六个月的时间或许太短暂了…看不出动荡而已.

我的第二个职位,选择了公司的金融事业部Tech  FSI,天真的以为自己学经济学或许会有所帮助。

Continue Reading

拒绝

今天和一个销售兄弟一起去call一家医药客户,虽然提前已经听说其采购基本都是Global的,本地基本没有采购权.

但是既然有内部邮件表明客户有对我们负责产品的兴趣,已经约了,便如约而至.

发现自己也越来越进入销售的状态了,不得不变得实际与现实,至少在工作上不得不如此.

前期的寒暄与介绍后,便开始互相试探性的关于项目聊着.

我最关心的当然是客户有多少钱在什么时候买什么产品.

而当简单沟通后,我们确实发现客户本地在软件这块基本没有采购权,都交由总部采购.

绕着弯子不断的Confirm了这一点后,不得不内心热情瞬间熄灭很多.

不得不对客户说,如果是这样的情况,我们能够帮助的确实有限,只能提供有限的支持.

虽然客户也表示理解这一点。而对我来说,或许可预期的时间内我是不会再来回访了.

晚上又收到了一个邮件,需要技术与资源支持性的,内心又纠结小小下.

对于需求发出方,那位我在武汉见过的合作伙伴的技术人员,其实从我内心来讲.

我很愿意多帮他,多提供资料与协助。他比我年长很多,是个很典型的技术型人才.

人也挺不错,属于企业里踏实做事做项目的人,不牵涉商务等方面.

可是由于我与他们公司之间在某些商务上仍有未谈妥的事情,而且悬而未决已久.

其实搞的我对他们公司挺不爽的,在结果未定前,并不情愿出手相助.

与共,我只能选择自我利益对大化的方式来处理工作中遇到的问题.

与私,或许会有其他不同的选择.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