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ual Dinner

晚上Annual Dinner,加入公司一年半了,第二次参加Annual Dinner

浦东香格里拉,听说人均消费 700,我想大概很大部分的预算都用在了场地上了

因为餐饮标准实在不敢恭维,量少且不好吃,基本没人吃饱

夸张点说,平时在新天地吃个蝶园或者小巴辣子也比这好多了

当然主办方Social Club的同志们也挺辛苦的,预算有限,不能尽善尽美很正常

Annual Dinner基本上和去年没有很大的改变,或许还有点感觉不如去年的那般隆重与热烈

三等奖十名:一对世博票

二等奖三名:上网本

一等奖一名:普吉岛双飞游

Cash奖三名:5600 RMB Cash

匆匆散场

各奔东西而去

期待的Annual Dinner也在清冷的风中简单的结束

Continue Reading

北京中秋节

 

早上憨憨的睡到十一点,昨天Lola说今天要带我们Rainbowl小组的三个外地同事去吃饭,

机器猫Olivia,冷笑话之王Steven,以及我这个长期被小组组员欺压的Michael

一行四人商定去一家意大利餐厅吃饭……

早就想去看看Oracle总部的模样了,今天顺便去看了下国贸二期的Oracle office,其实和上海的也没多大区别

只不过北京office装潢的色彩到偏向于暗色调,而没有上海那么明亮。

今天中秋,除了前台,办公室一个人也没有,我们就在办公室里逛了圈,参观完毕,在前台留了个影就退路了

Lola是个不错的导游,边开车边给我们介绍周围的建筑物,什么IBM,Microsoft,Sun,Google的楼啊

果然进了这一行了,关注的东东也都是这些IT公司了…..

导游也有出错的时候,我们就在路上绕了好几次,话说北京的道路还真是宽敞,貌似司机开车也蛮文明的

倒也没发现特别心惊肉跳的场面……

终于在经过一番折腾之后,在三里屯附近的某条小街道边到了那个餐馆,据Lola同学说这是英国的一个餐馆

她在英国经常去吃,中文叫伦敦红番茄….看去还蛮有情调的嘛,可惜来的是中午,到晚上估计这里就有现场的

音乐表演了。

话说Olivia同学比较悲惨,不知道是不是以前在日志里面说了Michael拉肚子了,所以自己也拉肚子了

具体原因不明,估计是每次吃饭的时候被Steven的冷笑话把肚子笑坏了,近来肚子不舒服….不过也奇怪

其他小组能够安静的吃饭,我们小组几乎没有安安静静的吃过一顿饭,每次都是在讲笑话,不过受害者一般

情况下就是Olivia同学,偶尔Mia,Jean或者Lola,要不Robby也会被拉进来……

很开心能够在如此充满笑声的一个小组里面…..。不过奇怪的是我们小组八个人竟然没有一个学技术的

说着小组就不经意要跑题了。。。。。继续流水账,我还是要锻炼流水账能力为主。。。

话说中饭后,由于Olivia对鸟巢以及水立方的无限向往,我们便驱车前往奥运村,不过交通管制呢,车子一直绕

来绕去进不去,后来就打算去清华北大了,北大后来由于残奥会原因没能进去。…就在清华里面逛了下….

在几个重要地点,什么东门,清华园那个牌前拍了几张照片….

之后几人分手,Olivia和Steven想去鸟巢那边,我就去找清华的同学们了…

清华的三个同学竟然都毫无例外的读研了,难道北京的学习氛围比较浓重么哈

一个学习建筑学的,读研;学习计算机的也读研了;学习航天航空的女生硕博连读了,拜服!

中间遇到了搞笑的一段话,CS专业同学问我,在哪工作,我说在Oracle,哦他说这么牛啊

美国一家很牛的IT公司哇,我还以为你在甲骨文工作呢??

我晕,原来他以为Oracle是美国的,而甲骨文是一家印度公司…..

哎身为Oracle的人,我都不知道怎么说,看来我们marketing部门果然是只针对和在乎

特定的人群,而没有对广大的普通公众了解在意哈,不过学CS都不知道。。。。我们责任重大啊哈

晚饭在清华的地下一楼的一个餐厅吃的,简简单单的和同学吃了顿中秋节晚饭,灰常的开心^_^

北京真是大,从西北角的清华回到东南角的梨园还真是费时间哇。。。。。

恩北京的中秋节,过的别样而有趣,感谢陪我过中秋节的朋友们!

也希望没有在一起的朋友们能过开开心心,国内的国外的都要开心!

 

PS:虽然流水账水平直线下降了,不过偶有信心继续加强啊…..

 

 

 

Continue Reading

一不小心下周一就要个工作了

 

       从学校离开已经一个月了,尽量不去想学校的事情,尽量不去看别人写的回忆,连毕业光盘也不想打开,只打开了一次匆匆掠过,不愿细想。

       每天几乎也没干啥事,有阵子新买了个小黑莓,就整天捣鼓着新手机,给他装了系系统又卸载了,重新又装,又换,买了还不到一个月,被我整的倒不小五次了。游戏应用关键也是装了卸,卸了装,冲着新鲜劲好好了解,不过毕竟时别人硬破解的水货,有些问题还是始终没解决,例如用自带浏览器上网等,现在倒也没心思再继续捣鼓了,一来自己的笔记本坏了,动不了,而来连台式机也出了点问题,彻底打消了我继续修理黑莓的工具。有段时间又隔三差五的跑去餐厅帮点小忙,也就那份热情,想来也很久没有去过了,估计是我那份盘查表真的错误满出吧哈哈,不放心我去了卡卡,也好,乐的我逍遥,不用再跑。有阵子小表弟来,尽陪着他玩,后来就累得在科技馆睡着了。这阵子又突然很想把房子先租下来了,不想北京回来再租了。屁颠屁颠的到人民广场那带去逛了好多次。算是再次尝到了找房子的艰辛。我我最高预算下的房子都去瞧过,算是把黄埔和卢湾区那些小房子都看了个边了,啥奇形怪状的房屋结构都用。小的不能再小的也看看,啥群租房也去好奇的瞅了瞅。老实说,小时候一直住在小山村,各个房子都造的大大的,过惯了回家看到宽阔视野的生活。要时真的蜷曲在这个繁华城市的某个拥挤小区的小房间呢,指不定哪天就心情郁闷了,每次我都会想起高中班主人的那个小理论,那时大家高二高三,都喜欢把厚厚的书啊,试卷啊堆在桌子上,他总是不准我们把东西堆的那么高,每次都说,眼前空间狭小,视野不开阔,人的思路就会受阻,心情就会郁闷,影响学习,想来还是有点道理的,表哥说很多上海人为何有点小家子器,即使有钱了还是摆脱不了小家子器,或者与他们之前住的房子都很小,拥挤再一起,寸土寸金的利用着又关系。有时候可恶的时竟然被放鸽子,很郁闷的在街头等个一两个小时。

       每次出门找房子,一个人走在街头,会有种很强烈的感慨,感觉自己是这个城市的弃婴,虽然矫情了点,不过确实有种身无所依的感觉。

       眼看匆匆岁月而过,我的过渡期也要终结了,下周,下周我就开始工作了。

       有时候会对未来充满憧憬,有时候会很乐观的觉得,未来什么都又可能,即使几率很小的事情也可在自己身上发生,你会去相信命运不会亏待你,一定会让你好好的幸福的生活下去。。。。。。。。

       有时候又会很叹息,知道并非如此,很多现实的东西,很多原本我不需要考虑的事情,或者原本我还未必如此急着考虑的事情,会让你迷茫,担心着,感觉心慢慢的悬在空中,你就看他沉下来的时候会落在哪里。

       每个人都有慢慢成长的时候,我知道有些东西或者失去了就一去不复返。比如感觉或者冲动,或者你原本觉得很自然的事情,我知道我也会如此,有一天。

当那天我站在淮海路某高楼下,拿起手机想打电话给楼上工作的同学时,在伸手的之后我却犹豫了。这一刻的迟疑或许代表着某类感情的终结了。或许两个月前或者半年前,我经过楼下,若想起的时候,或许会电话问下。而如今面对同样的人,仅仅是电话问下是否有空可以一起吃下饭,却有些迟疑,随后无奈的放下了。

  迟疑或许时因为会忙,没时间

  迟疑或许时因为已经不在学校

  迟疑或许是因为她是白领丽人了

   而不是学校女生了,

 迟疑或许时因为她有男朋友,

 迟疑或许因为我有女朋友,

  迟疑或许是因为我们不在是我们

   虽然我么还依然是我们

某天见面,大伙聊天,依然如故

    然而我在那科,明白

  我们前行,失去和收获并行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