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登报

本周都一直在外地出差.

上海到杭州,杭州到无锡,无锡回上海.

在杭州出差期间,接到《钱江晚报》实习记者的电话采访,说是浙江省希望工程20年专题报道。工作之余便抽空在电话里与对方小詹电话闲谈了下关于之前的一些背景情况等。由于小詹也是80后,估计大学刚毕业才到报社的实习记者,闲谈中便更轻松了许多,或许也是为了缓解对方的紧张感,我便主动的讲了许多的事情.

一晃竟然已经12年过去了,从最初在初二接受助学金到大学以及大学毕业,时间便不知不觉的流逝了。而感觉却犹如才逝去的昨日,时间果然是不耐抗的。昨日的情形还依然历历在目,却已经开始需要回顾.

虽然其实情况已经大大好转了许多,对逝去的时光却依然铭记。如今想来,反倒是最初一无所有的时候更加的快乐,虽然现在也还是一无所有.人生的前15年,以及从山里出来初中高中大学9年,将近24年的时光,不富有却很快乐,所谓傻傻乐.以致如今偶尔伤心失落亦或者不着边际的虚无的时候却每每怀念大山的日子,那一去不复还的逍遥过往.

也一直铭记一路上曾经帮助过自己的师长朋友,点滴之恩亦不忘。未来会走向哪里并不知道,不该走向哪里却心中明坦.

从无锡回上海的高铁上接到阿姨短信询问关于登报的事情,虽然也大概知道,却不知竟然如此之快,毕竟前一天还依然只是电话谈论而已.第一次登报就这么献给了《钱江晚报》了。竟然是我表弟在翻阅报纸的时候看到了我,激动的把报纸给了他老妈,而我自己却通过网络版看了看登了什么,大致内容还是属实,也有些小差错的地方.不过小詹或许也没有时间让我核实下具体情况.

第一次登报是因为希望工程助学之事,其实第一次在电视上露脸也是多年前因为助学工程采访的事情. 看来这辈子与希望工程或者慈善事业永远会息息相关了.

P.S.话说今年还是IBM百年之日,除了我最爱的复旦百年。我又亲历了公司的百年,虽然没有我旦百年来的深切与激动,毕竟我一辈子都是复旦的学子. IBM却不知道哪天会让我扫地出门,我又重新挂上其他公司的牌子在身上.

不过不管以后公司会咋样的对待我们,还是因为能够为这样百年的企业工作而自豪一下.

 

自贴一下报道已纪念. (各中内容有待商榷.)

 钱江晚报

后来考上复旦的富阳学子

坦然面对资助

坦荡回报社会

寿灿良依然过着节俭的生活,除了电脑、手机,他没有买过其他电子产品。从小接受别人的帮助,让他时刻惦记着,该如何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在上海工作的他,一直参加上海的“3flowers”公益活动,“我们会组织一些复旦大学生和志愿者来给民工子女进行外语,阅读等课程辅导,让他们不孤单。还有一次,我在学校听到有位同学母亲患了鼻咽癌晚期,就上台号召大家,讲了自己的经历,没想到五分钟,就募捐了四五千元,我真的很感动。”

他曾旅行去了越南、柬埔寨,给那里的孩子们带去了文具。“在越南,当我把文具带到小学的时候,每个孩子都会很亲切的跟你交流,尽管你听不懂,但体会的到他们的开心,他们喜欢拍照,我都会把照相机借给他们拍许多照片。孩子的无邪,童真,让人难忘。”

寿灿良做公益,有一个必不可少的环节,就是反思。“在柬埔寨,很少看到乞丐,你会看到一群小朋友手里拿着书、相片、手工艺品让你选择一样喜欢的来买,来换取钱。而在我们身边,有些年轻人靠博取别人的同情生活,这是值得深思的。”

寿灿良告诉记者,他想自己开一个私人慈善机构,“如果我是慈善家,我会定时地去资助一批需要帮助的人,而不是一大批。钱固然重要,但只是给予钱的资助是万万不够的,我们还得给他们进行心理辅导,让他们走出自卑感,懂得做怎样一个人。”

“现在有一种社会现象,很多在校贫困生不愿意申请助学贷款,他们让原本不宽裕的家庭背上沉重的负担,仅仅只是为了所谓的‘面子’。”寿灿良说,小时候家里很穷,家中连做菜的调料都没有,一天的饭菜都是白煮的。高中考上了富阳永兴中学,当时一个学期4900元的学费对他家来说,是个天文数字。开学前一天,家中只有几百元,学费不知在哪,姐姐为了减轻家里负担,放弃了考大学的机会。“到了大学,我一共借了2.4万元的助学贷款,我很坦然面对这种考资助上学的日子,从来没有自卑过。”

You may also like

2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